首页 文学 我的存在

我的存在

晚上,肖小英独自一人走回宿舍。路灯昏暗,冷风不断吹,路边的草一直舔着脚踝。 她突然心里有一些头发。她明显地走在路中间。怎么可能在路边有草和草! 严小轩想到这一点,低下头,瞥了一眼他…

晚上,肖小英独自一人走回宿舍。路灯昏暗,冷风不断吹,路边的草一直舔着脚踝。
她突然心里有一些头发。她明显地走在路中间。怎么可能在路边有草和草!
严小轩想到这一点,低下头,瞥了一眼他的脚。
这个样子吓跑了她:一只白手舔着他的脚踝!手在手腕上被打破,苍白的骨头在月光下变冷。
只是这只手松了,我感觉不到疼痛,就像轻轻地拖着我的脚踝一样。一声感叹几乎突破了她的喉咙。她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冷汗从额头流下来。
她慢慢地抬起她的脚向前迈了一步,当然,握住她脚踝的那只手向前移了一步,就像一只手向后拖着她一样。
严小玉忘记了她是怎么回到卧室的,她一步一步地小心翼翼地移动,仿佛这不会惊动一下手。就这样,路上可以在二十分钟内完成,严小玉竟然走了一个小时。
当我下楼去宿舍时,严小玉抬起头看着它:卧室已经关掉了。她打开宿舍的门,小心翼翼地走上楼梯,拿出钥匙打开卧室的门。
这是一间只有两个人的卧室。宿舍里只有一个室友对肖小英不太好。
因为这两个人是非常自私的人,所以在同一屋檐下存在着自然的矛盾。这就是为什么严小英喜欢深夜留在图书馆而又不愿意回到卧室的原因。
但是,这个夜晚的情况有所不同:无论关系有多糟糕,都不仅仅是严晓彤内心恐惧的影响。
严小玉惶恐地看着白手,差点哭出来。
当我在外面时试图打开手,这是没用的,但是手就像在我的脚踝上长出来一样。
她突然想起了一个不合适的比喻:它就像是一只手工制作的脚镯,宽松而邋but却无法得到它。
严小兰坐在床上一会儿,赶紧去看医生:米糠,米饭,米糠?
躺在床上的米糠没有说什么。这并不超出严晓彤的期望。毕竟,两个人之间的关系非常糟糕。

但那时脸已经不再重要了,恐惧就像严晓彤心中的乌云一样沉重,她即将窒息而死。
当严晓彤看到米糠假装不听时,他悄悄地走到米芙的床上。她轻轻摇晃米糠的肩膀,用一种哭泣的声音说道:赖斯,你可以站起来看。我脚上有一件奇怪的事。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你可以帮助我!
我不能帮你。说在被子的头部有一巴掌。
所以我该怎么做?严晓彤从未回头,最后哭了。
这时,躺在床上的米糠翻过来坐了起来:你能不能打扰我,我说我帮不了你!
她说,她猛地抬头看着严晓彤。
严小轩无法控制地大喊大叫并倒了下去:她看到床上的米糠实际上有两双眼睛,额外的一对实际上长在了眼皮上!
当米芙谈话时,上面的眼睛似乎在笑。
在月光下,无表情的米糠四只眼睛移动了。他们挤我,我挤了你,好像他们抓住了地面。
严小兰坐在地上看着那无表情的米糠,忍不住颤抖着。
这时,米芙哭着说:我今天下午小睡的时候还好。当我起床时,我觉得我的眼睛有点不舒服。我看了看镜子,发现了自己。我不敢出去,害怕被视为怪物。但当我害怕独自一人在卧室时,我哭了。谁知道我哭的时候,我的眼睛特别受伤了,我的痛苦就像开裂一样。米芙说,抬头看着严晓彤,
她此时的表情非常奇怪:她不能让她的眼泪掉下来,她不得不舔她的嘴唇,她的表情因恐惧而极度扭曲。这种哭泣和哭泣的表情,以及她脸上的四只眼睛,使这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像鬼一样。

严晓彤的心脏砰砰直跳,但它平衡了很多。
她知道学校花米糠最让这些明亮的眼睛感到自豪,但明亮的眼睛不是两个,而是四个。
严晓彤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坐在椅子上坐在米芙的床上。有一段时间,他们都没说话,只有严晓燕低声说。
事实上,这最初是一张四人床。虽然严晓彤看起来很平凡,但却是名副其实的校长。但她有一个非常坏的习惯:她不能轻视那些不擅长学习的学生。
米糠不仅研究得很好,而且非常漂亮。这让严小兰更加不满她,不仅一次,而且米糠也是一个花瓶。
米芙也讨厌每天只懂学习的严晓彤:她知道严萧不能承受他的学业成绩,每天他都嘲笑对方的样子和身体。有几次,学校组织活动,米啸故意告诉严晓彤站在学校草坪上的李宁川:嘿嘿,萧炎最近已经减肥,应该减到160斤。你曾经有180磅!在那之后,她笑了笑,笑了笑。
她知道严晓彤偷偷地喜欢李宁川说这个学校的意图。哪个女孩不喜欢李宁川?
李宁川对每个女孩都同样有礼貌或尴尬,所以他们都觉得自己有机会。
经过好几次,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就像火了。
这时,两个人都觉得对方和两个蚱蜢在一起。两个人同时发生这种奇怪的事情并非偶然。
我想到这一点,两个人总是想到另一个应该住在卧室里的女孩郭小梅。
就在这时,卧室门突然撞到了地上。他们同时看着门,看到一个穿着披肩的女孩冲进去。
郭小梅!两人一齐惊呼。
两个人都感到惊讶的主要原因是,有一个特别好的家庭的郭小梅,只住了一个月的宿舍搬出去了。当她离开时,她说:“有了这个猪窝,你可以活下去!”说完之后,她没有走进卧室。
虽然这句话让两个人极为愤怒,但毕竟郭小梅是典型的富二代。据说这所学校的建筑物是由郭小梅的父亲捐赠的。
从房子的开始,郭小梅的长发散落甚至遮住了脸,所以他们不能完全确定他面前的人是郭小梅。
但是这个身体让他们觉得在他们面前的人是郭小梅的10万个白金包是不值得的!

本文是头条新闻收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http://www.xmwtop.cn/wenxue/39866/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 头条新闻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厦门威纳通每日提供今日头条,头条新闻,新闻头条最新消息,百度新闻头条新闻,今日财经新闻头条,娱乐新闻头条。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