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学 血壁怨

血壁怨

我可以帮到你 午夜时分,萧飞臣和陈小双跑到学校大楼的顶层。被铁棒巨锁密封的地板通道被灰尘覆盖,风刮起,窗户吱吱作响,有一种不能说的阴沉。 通过月光,陈小双发现铁门内的灰尘中有许多凌…

我可以帮到你
午夜时分,萧飞臣和陈小双跑到学校大楼的顶层。被铁棒巨锁密封的地板通道被灰尘覆盖,风刮起,窗户吱吱作响,有一种不能说的阴沉。
通过月光,陈小双发现铁门内的灰尘中有许多凌乱的脚印,导致了黑暗。
陈小双抓住肖飞辰:飞翔的早晨,你在这做什么?看看地上的脚印,这里不太平坦!
萧飞臣认真地说:我来这里是为了让你看到一件事。然后他探索了铁栅栏的角落并将其拉开,打开了一个人洞。他巧妙地钻进来,然后对陈小双说,快进来,这些脚印都是我的,没什么。
陈小双犹豫不决,钻了进来。
两个人沿着脚印走到空荡荡的教室最深处。萧飞晨拉着窗户下的陈小双。陈小双瞥了一眼,在教室里什么也没看见。
萧飞臣看了看自己?就在陈小双无法弄明白的时候,突然,教室里响起了一声巨响。
陈小双的学生突然收缩了。
哎呀,教室里的黑板竟然打开了一个缝隙,一个白色的扒手从黑暗中伸出来推开黑板,然后是一个长发的头,就像午夜钟声中的蝎子一样。
女鬼抬起头,只看了一半脸,另一半是皮疹的白骨。
正当陈小双非常害怕他的双腿虚弱时,女鬼竟然把手伸进胸口,拔出一颗几乎腐烂的心。然后,它使用锋利的骨头打开心脏,舔着里面流动的黑色血液,并开始在墙上画画。

时间过去了,教室的墙壁上画着一幅描绘悲惨的爱情故事的壁画。
萧飞辰低声说第一幅画就是开头。一名男子跌入水中,一名妇女在河边被救出。第二个是一个女人,她看着那个在岸上被救出并晕倒的男人。第三个是女人跪在男人旁边,另一个女人拿着一把锋利的刀从背后刺伤她,而她身后的人却无动于衷。第四个是男人醒来并错误地袭击了女人作为救世主并面对身体中的女人。第五是那个卑鄙的女人在婚礼上为每个人敬酒,而那个女人则躲在黑暗中偷偷地看着已婚的两个人。
虽然女鬼只有一半的脸,但根据轮廓,陈小双仍然认识到这幅画中的女人是惊艳的。
女鬼看着壁画,发出悲惨的声音,仿佛在哀叹命运的不公正。
陈小双带着坚定的目光看着萧飞尘的脸,脑子里浮现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萧飞臣对陈小双说:这是我在过去几天不经意间发现的。这个女鬼每晚都会画这些壁画。我认为这太糟糕了,我想帮助它。所以,我打电话给你,希望你能帮助我!陈小双呻吟着,没有回应。萧飞臣站起来大声对教室里的女鬼说,我可以帮助你!
生死线
停止萧飞臣为时已晚。陈小双看到房子里的女鬼尖叫着冲向萧飞辰。

陈小双不想让自己的血腥二百五十兄弟死在这里。他把手机放在口袋里砸碎了。然后他带着肖飞辰跑了。
然而,肖非辰没有动,女鬼的尖锐的骨头瞬间抓住了他的喉咙。它苍白的半张脸被散乱的黑发所覆盖,整个身体倒挂在空中,只看到黑色头发下的猩红色眼睛。
萧飞臣继续说:我知道你错了,如果能告诉我一切,我可以帮到你!
陈小双看着女鬼的尖锐骨头,已经落入了肖飞辰的脖子上。气氛不敢出来。由于害怕女鬼,小飞陈的脖子被切断了。
女幽灵看着萧飞尘,眼中流着一滴血泪。然后,女幽灵的嘴巴一个接一个,旁边的陈小双听不到它在说什么。萧飞尘点点头,脸上很有思想。
女鬼完成后,她将肖非辰放回教室,钻回黑板,墙壁上的壁画消失了。陈小双松了一口气。他不敢说一句话。他带着肖飞辰跑到外面去了。跑完了之后,陈小双生气地对萧飞尘说:早上,你的孩子很疯狂,你知道你差点死了吗?我真想抽你两次!萧飞辰的脸上也闪过一丝恐惧,说:我没想到女鬼会如此凶猛,下次不能这么鲁莽。陈小双用几句话震惊了萧飞尘,然后从袖子上撕下一块布,蹲在肖飞辰的脖子上。由于萧飞臣无事可做,陈小双记得最重要的一点:早上,女鬼对你说了什么?萧飞臣说:它告诉了我所有关于壁画的故事。壁画中的男人叫唐烨,家住西城区。这位女鬼说,她想再次见到他并清楚地说明原件。
陈小双想了想并说:我也觉得女鬼是委屈的,但是不想杀死这个男人来杀死它吗?如果我们带那个人,它是否相当于帮凶?我不会杀这种事!陈晓飞认为陈小双很合理,但还是说:不管怎么说,既然我答应了这个女鬼,我就什么也做不了。我们去唐烨了解情况并决定接下来该做什么。
陈小双想了一下,觉得有一些道理。在半夜折腾也很明亮,两个人一起决定直接去唐烨。

本文是头条新闻收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http://www.xmwtop.cn/wenxue/39753/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 头条新闻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厦门威纳通每日提供今日头条,头条新闻,新闻头条最新消息,百度新闻头条新闻,今日财经新闻头条,娱乐新闻头条。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