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学 圈掉你的命

圈掉你的命

瘦腰神器 沉小米喜欢坐在她身后的大帅哥王恒,但王恒只喜欢瘦腰的女孩,但沉小米却是标准的腰包。 沉小米在互联网上买了一个呼啦圈,决心减少腰部的脂肪。 在接到呼啦圈的那天晚上,沉小米跑…

瘦腰神器
沉小米喜欢坐在她身后的大帅哥王恒,但王恒只喜欢瘦腰的女孩,但沉小米却是标准的腰包。
沉小米在互联网上买了一个呼啦圈,决心减少腰部的脂肪。
在接到呼啦圈的那天晚上,沉小米跑到操场上练习。
室友叶来香来到操场上奔跑,遇见沉小米,善意提醒:小米,一定不要在晚上练习呼啦圈,会吸引辟邪。
沉小米不同意。
叶来香停下来,严肃地说道:这是真的!
在人体腹部三英寸处有一个重要的穴位,称为丹田,人们的愤怒受其影响。
当我们玩呼拉圈时,丹田洞被击中,这个人的愤怒受到了损害。
夜晚充满了阴,这是幽灵活动的最佳时间,一些阴沉的鬼魂将借机钻进愤怒和受损的人,吸收人体的活力。
沉小米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很多人晚上练习呼啦圈,他们没有看到他们发生的事。你故意吓唬我吗?
我听说在满月的夜晚可以看到幽灵。你打开衣服时可以看到它。
叶丽闻到她的衣服,只看到她的腰部黑色,黑色的气体从里面漂浮。
更令人恐惧的是腰部周围的腰部是一个人的嘴巴,嘴里的舌头向内延伸,就像婴儿和母亲之间的脐带一样。
脐带有半透明的液体流动,叶来香说这是人体的愤怒。
看不,你已经招募了鬼魂,他们都藏在你的身体里,吸收你的愤怒。
我该怎么办?
沉小米吓得脸色苍白,扔出了呼啦圈,香,你救我!
叶来香叹了口气:我别无选择,或者我不会害怕晚上练习呼啦圈!
但是,我听说帅哥王恒在这方面有深入的研究,你可以问他。
沉小米很难来。如果王衡看到她丑陋的样子,她还会喜欢她吗?
有没有其他办法,或者我可以搜索互联网吗?
说,我从口袋里拿了电话。
叶来香阻止了她:如果互联网很容易找到方法,这个禁忌将不会传播这么长时间。
她带着沉小米的手机给王恒发了短信,准备在操场上见他。
然后,把手机交给沉小米:我发了一条消息,我知道你迷上了王恒,也许你仍然能引发火花。
沉小米对此并不感谢叶来香。相反,她责备她没有给她发短信,她很生气,叶来香转过身来。
但最终,沉小米决定留下来等待王衡。

即使王恒不喜欢她,一旦联系也会很好。
直到十一点,沉小米才看到一个个人的影子朝她走来。
沉小米非常高兴并匆匆忙忙:王恒,谢谢你的到来。
帮助我在盲人的眼中卡住了两个字,因为沉小米终于看到了这个人的样子:一张脸高度腐烂,两个眼球像红色的枣一样膨胀,嘴角脓腻,肥胖蝗虫在里面钻这是一个幽灵。
沉小米尖叫着跑开了。鬼魂用牙齿追着她几乎抓住了她的头发几次。
逃离危险
沉小米将长发舔到胸前,她不敢站立一会儿。
这时,操场空无一人,没有地方可以隐藏。出口很远。
沉小米忍不住回过头来,发现鬼魂离她太近了,尖锐的指甲钩住了她的头发。
她惊恐地尖叫起来,加快了脚步。
小米,我来了!
叶来香的声音从入口传来。
沉小米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我看到叶来香拎着一个小碗朝自己奔跑:鞠躬!
在叶来香的大声喝酒的陪伴下,一碗黑狗的鲜血洒在上面,沉小米,虽然她试图躲闪,身上还是撒了一些。
黑狗的鲜血洒在鬼魂身上,发出吱吱声,黑狗的血液染色的地方被腐蚀了。
但是鬼魂是如此顽强,以至于他撕裂腐烂的烂肉,血液中充满了脓液,溅到了沉小米身上。
沉小米被涂成了一个血腥的人,有点恐怖。
看到幽灵走近她,她害怕躲在叶来香身后,问道:我现在该怎么办?
叶来香手里拿着黑色的狗血举起碗,幽灵表现出一点恐惧,不敢匆匆前行。
你刚刚弄脏了你身上的黑狗血。幽灵不怕一会儿对你好。你要去拿呼啦圈。
叶来香说。
什么?

沉小米怀疑他弄错了。我,我不敢。
这个幽灵是针对你身体的愤怒。只有你不生气,休息才会好。
在回卧室的路上,我不小心看到王恒打电话,我很好奇,我站在那里听了一会儿。
事实证明,我们学校里还有另一个人被夜间的幽灵吸引了呼啦圈。
王恒说,只有一种方法可以让身体的愤怒消失,就是不断摇动圈子。
叶来香一口气说完了。
人不生气,不会死,你不应该错吗?
叶来香尖叫道:当时我是这么认为的,但后来我听到电话里有人说这是赶走鬼魂的方法。
王恒告诉那个男人,如果他想恢复他的愤怒,他可以在白天与一些愤怒的人练习呼啦圈。
因为呼啦圈已经动摇了每个人的丹田穴位,愤怒而充满活力的人们已经摆脱了愤怒,这些愤怒不被鬼魂吸收,自然他们只能被那些不那么生气的人吸收。
该男子要感谢王恒并说他会请他吃饭。
我以为,鬼被赶走了,没有找到下一个生气和软弱的人,而王恒也无法帮助你。
虽然我很生气,你生我的气,但是每个姐妹,我都不希望你发生意外,所以我去准备黑狗血,但我及时。
香,我
此时,据说是多余的,沉小梅看着远处的呼啦圈说,我会接受它,香,你要小心。
瞅瞅目标,沉沉沉沉沉沉沉沉沉沉
她刚拿起呼啦圈,听着叶来香的尖叫声。
事实证明,在沉小米离开后,叶来香忍不住看着她,鬼机手里的碗打倒了。
叶来香没有被黑狗血染色,鬼魂突然抓住了他的脖子。
一个人和一个鬼魂扭成一团,在地上翻滚。
沉小米赶紧过来,但没什么可以帮的:湘乡,我该怎么帮你?
衣服
叶来香说得很难。
沉小米赶紧摘下外套,抓住机会把它扔到鬼魂面前。
衣服上的黑狗血染了鬼的身体,发出吱吱的声音。叶来香趁机起床。
沉小米赶紧提起叶来香,问她有什么事吗?
我很好。
叶来香看着鬼魂,头上的衣服被撕掉了。
她拉起沉小米的手,说道,小米,你一边摇着一边跑。
沉小米把呼拉圈放在身上,用力摇了摇。
幸运的是,她之前练了很长时间,她的身体已经筋疲力尽了。只是摇了一下之后,她感到虚弱。
再看看鬼魂,她对她失去了兴趣,将血腥的身体拖入黑暗中。
两个人坐在地上,甚至没有力气说话。

本文是头条新闻收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http://www.xmwtop.cn/wenxue/39706/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 头条新闻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厦门威纳通每日提供今日头条,头条新闻,新闻头条最新消息,百度新闻头条新闻,今日财经新闻头条,娱乐新闻头条。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