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学 合魂

合魂

挂在树上 当秦雪从网吧出来时,已经很晚了。她匆匆穿过宽阔的路,来到学校的门口,拿出手机瞥了一眼,然后给了男友萧御一场战斗。 今天晚上,萧御打来电话,叫秦雪到网吧。我不知道为什么,秦…

挂在树上
当秦雪从网吧出来时,已经很晚了。她匆匆穿过宽阔的路,来到学校的门口,拿出手机瞥了一眼,然后给了男友萧御一场战斗。
今天晚上,萧御打来电话,叫秦雪到网吧。我不知道为什么,秦雪已经等到现在,萧御没有出现,秦雪的心里很不高兴。
电话打开了,但是萧御被推迟了。秦雪很生气挂了电话。突然间,她在不远处的保安室后面听到一阵铃声。秦雪立刻断定这是萧御的铃声。
安全室后面突然长出一棵大树。它也是门口唯一的树。茂密的树叶就像一把天然伞,几乎覆盖了安全室的整个后窗。
可是萧御藏在那里想和自己开个玩笑吗?秦雪想到要关掉手机,试图将自己的身体贴在保安室的墙上,走在大树后面。
当他走到窗前时,秦雪发现安检室里没有人。大树的后面微弱地透露出手机的蓝光。
秦雪小心翼翼地戳了出头,他打算蹲下小肖,并冲向他。但很快,她对这一幕感到震惊。萧御的手机居然在地上,而他的屏幕仍然闪烁着他的未接来电,但萧御不在这里。
秦雪走过去拿起手机。这时,头顶突然传来一阵声响。似乎有人正在努力推动树叶。
秦雪抬起头,然后她吓坏了,几乎摔倒了。
有一个人挂在密集层的树枝上。那是错的。确切地说,它是一个人的上半身。
身体与下腹部断开,血腥的内脏几乎触及了秦雪的头部。更令人生畏的是,这个人似乎还没有死,而他的双手仍然在弯曲和伸展,甚至他的眼睛仍在逆着秦雪移动。
这个人竟然是萧御!
秦雪向后喊道,靠在那棵大树上。此时,小腿突然疼痛。事实证明,小齐的下半身紧紧地贴在那棵大树上。一只脚没有鞋子被抬起,脚上有一根骨折。深深刺穿了秦雪的小腿。
秦雪尖叫着跳起来跑到大门口,但跑了几步后,他听到了萧御在他身后的哭声。她惊慌失措地回过神来,发现萧御的上半身已从树上滑落,并因肌肉收缩而爬到自己身上。它的两条腿也在僵硬地移动,追逐着自己。

萧御的手机摔倒在地,秦雪拒绝去学校,疯狂地飞到了学校。
学校的门已被锁定。秦雪正在颤抖,想要爬过去,但由于恐慌,它已经从顶部掉了好几次。萧御在他身后已经近在咫尺,秦雪不敢再次爬上门,沿着墙跑向侧门。墙的两边都没有路灯,厚厚的黑暗就像一个撕裂的窗帘,紧紧包裹着她。
回想起紧紧跟着她的萧御,秦雪咬紧牙关,陷入黑暗中。
突然从篱笆栅栏的缝隙中走出几步,一只手毫无警告地伸出手,抓住她的肩膀,强迫她到护栏的中间。
手很可怕,根本没有肉,骨头仍然是黑色的,就像烧干的树枝一样。而且力量很强,几乎无法让秦雪挣扎,她已被拉到了护栏的边缘。
看着坚硬的护栏和与他身体相比的狭窄空隙,秦雪的冷汗几乎浸透了内衣。她强迫她的手抓住护栏,却发现她没有机会挣脱。锋利的手骨深深地刺入了她的肩膀。
它正在拯救你
秦雪看着他的身体被拖到了护栏的边缘。下一秒可能听到他的骨头被压碎的声音。
就在她绝望地闭上眼睛的时候,她背上的衣服被另一只大手抓住了。在他身后,萧御的上半身高高举起,将她拖回了背后。
秦雪再次尖叫,昏倒了。
白天,秦雪觉得他好像在冰冷的冰雹中,苦涩的寒意从他体内的每一个毛孔中传来。她忍不住公然抨击她的眼睛。这是萧炎略微扭曲的脸和半身仍然流着血。在它背后,还有一个又高又瘦的男孩。

秦雪惊呼他想起床,但他不能这样做。
男孩跑过来拉了秦雪。
男孩的温暖的手叫秦雪的心轻微放下一些,赶紧躲在他身后。
萧御,你,你有什么问题?很长一段时间后,秦雪终于有了勇气,打了个仗,问萧御。
萧御无奈地摇了摇头,嘴里满是血,轻轻地打开和关闭,声音嘶哑而吓人。
原来,萧御打电话给秦雪后,他走出宿舍,想提前去网吧和其他秦雪。当我走在大树下时,我听到了树后面的声音。出于好奇,他走了过来。谁知道,他只是把头伸出来,突然在大树后面有一只大手,他抓住他的后颈,等待他做出反应,然后高高举起。
这是一个面子邪恶的精神。邪灵高大,一只手抓住萧御的脖子,另一只手像铁钩一样刺穿下腹部。萧御看到他的内脏从腹部流出,当他无法尖叫时,他昏了过去。
当他醒来发现自己挂在一棵大树上时,他的身体被拉下了。伤口根本没有疼痛,我的思绪非常明确。这时,秦雪打来电话。
看到秦雪惊慌失措的样子,他知道他真的死了。只有灵魂没有离开身体,仍然支持着自己的思想和行动。
所以,当他看到鬼手攻击秦雪时,他冲到地上救出了她。然后,我打电话给我的室友马思波,希望他能过来帮助秦雪。因为他知道马思波一直在研究人们的生死,他也是驱魔专家。
你确实死了。至于为什么灵魂没有离开,我现在不能说。马思波紧挨着萧御的身体,根本没有恐惧。也许你的身体里有一些可以锁定灵魂的特殊东西。而邪恶就是因为这样,会再次找到秦雪,它必须需要一个完整的灵魂。
你,你能拯救萧御吗?秦雪并不关心这个。她现在担心萧御能否再次活下去,以及他是否可以避免邪恶。
马思波轻轻叹了口气,他准备说什么。突然,三人后面吹来一阵寒风,然后一道半透明的黑影从风中飘来。
阴影的阴影非常模糊,但它是明确定义的。一只没有肉的大手快速飞出,直接把它抓到秦雪的胸口。
不好,邪灵正在追逐,你要去!萧御突然尖叫起来,双手放在地上并被迫支撑,身体的一半高高跃起,并打了一个黑影。
马思伯此时也做出了反应,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条,把它扔到了鬼魂身上,然后拉起秦雪转身跑了。

本文是头条新闻收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http://www.xmwtop.cn/wenxue/39700/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 头条新闻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厦门威纳通每日提供今日头条,头条新闻,新闻头条最新消息,百度新闻头条新闻,今日财经新闻头条,娱乐新闻头条。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