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学 过桥米灵

过桥米灵

幽灵般的阴影 星期六晚上,李晓楠在街上经过一家超市,在超市的玻璃窗上发现了两个阴影,身后有一个女孩。回想起来,什么都没有。望着玻璃窗,女孩抬起头,眼里充满了鲜血,其实是女友梅小罗。…

幽灵般的阴影
星期六晚上,李晓楠在街上经过一家超市,在超市的玻璃窗上发现了两个阴影,身后有一个女孩。回想起来,什么都没有。望着玻璃窗,女孩抬起头,眼里充满了鲜血,其实是女友梅小罗。
梅小罗很快就消失了。
李晓楠感到毛骨悚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急忙拨通了梅小罗的手机。梅小璐的室友陆玉玉接了电话:她的手机被遗忘了,这个人还没回来。
李小楠记得梅小罗在一家服装店做兼职,不假思索地冲过去。
服装店关门了,李小楠站在路边。突然,他感到背部感冒,就像冰冷的东西。他转过身来,只是打了一个压扁的血腥脸。
李小南喊道,退后一步。他被一个长发的女鬼,一个扁平的肉饼击中,他的眼睛被肉体和血液盯着他。
李小南盯着头皮,转身跑了。
女鬼紧随其后,迅速赶上了。
李小楠只是想进入前面的小巷,但他看到站在小巷里的女鬼等着他。他害怕转身奔跑,在街上惊慌失措。
每次小胡同,女鬼都会出现在胡同里。
李小楠跑得很快,垮了。无奈之下,我不得不奔向郊区的方向,不知不觉地跑到了一座桥上。回望女鬼没有赶上,他停下来支撑着桥栏杆休息,突然听到桥上传来一声呐喊。
李小楠忍受着恐惧,轻轻地走在桥下。
哭声来自一个桥洞,李小楠刚走近洞口,一条白色的手臂突然从洞口出来。他非常害怕,他震惊地说:谁在里面?
哭声停止了,在桥洞里慢慢发现了一个白人女孩的脸,李小楠感到震惊。
李小南眯起眼睛,发现那个女孩实际上是梅小罗的室友陆小玉。他急忙将她从桥上拉出来说:
在半夜,你在桥上藏着什么?
陆玉玉说:
桥外有一个男鬼,我不敢出门!
收到李晓楠的电话后,陆玉玉并没有放心梅小罗。她的出租屋就在这家服装店附近,即将推出。
服装店被打破,陆玉玉准备离开,服装店对面的广告牌就在路边。她突然想起白天,一些学生看到街上的广告牌突然掉下来,一个女孩路过。女孩的上半身被广告牌压碎,当场死亡。
这不是这里的地方吗?卢玉玉忍不住走到广告牌的一边。在广告牌下面,一只肉肉的手突然出现并抓住她的脚踝。
卢玉玉非常害怕,他拼命向前走。上身被压扁的女鬼被她艰难的生活拖出了她的广告牌。
卢玉玉挣扎着打开女鬼的手,甚至逃到地上逃跑,逃到郊外的一座桥上,只为了摆脱女鬼。
桥下的河水被冷冻了,一个男孩在冰冻的河面上一动不动。
卢玉玉很快大声呐喊救人,他从未见过有人来过。他不得不走在桥下。
这时,冰上的男孩突然抬起头,用手脚,迅速爬到岸边,冲向陆玉玉。
卢玉玉尖叫着转身逃跑,恐慌中惊慌失措,突然倒在了岸边。她只是想爬上去,发现那个男鬼正躺在她的下面,她的一只手握着男鬼的脸。
卢玉玉非常害怕,他爬进了旁边的桥洞。
李小楠听到了这句话,忍不住说:冰冷的河水对男鬼来说是盲目的。事实上,男鬼必须漂浮在水面上。他的声音刚刚落下,突然他听到了河水的声音。环顾四周,男鬼已经爬到岸边,飞向桥洞。
灾难从天而降
李小楠没有时间考虑这件事,他和卢玉玉一起跑了。男鬼冲了过来,刚过了他。
男鬼咆哮着转身冲过来。
李小楠和陆玉玉一起冲向岸边,一路奔跑,跑回街上。跑步和跑步时,他突然感觉到山脊背后的寒冷,忍不住打电话给陆玉玉。
卢玉玉没有说什么,即使他甚至没有呼吸。
李小楠感觉到他心中的一根头发环顾四周,才发现服装店近在咫尺。他急忙前行,看着服装店的玻璃门。他惊恐地发现卢玉玉的背部是被压在上半身的女鬼的背上。女幽灵的双手放在她的脖子上。
李小楠急忙释放陆玉玉,试图拉着女鬼的手。
女幽灵就像一个钩子,她几乎闯进了陆玉玉的皮肤。虽然李晓楠拉开了手,却抓住了卢玉玉脖子上十个引人注目的血迹。
李小楠匆匆接过陆玉玉,冲了上去。他跑回去看了回去,发现女鬼已经越来越近了,赶紧站起来。
走到一条小巷的前面,李小楠只想转身,突然一个男孩冲出了小巷。
李小楠措手不及,被男孩们突然撞倒了。
卢玉玉飞出去,跟在墙上。
李小南从地上徘徊,回头看。女幽灵走了。看着这个男孩,其实刘飞鹏和他在同一张桌子上。
李小南激怒了:
你是否渴望转世?
刘飞鹏说:
我的女朋友苏子兵的手机一整天都没有工作,我急于找她。
这时,已经醒着的陆玉玉突然说:
苏子兵早上说,他会去服装店找梅小罗,想兼职工作。结果,他们都走了。
我刚刚听到一个伙伴说这个地方有一个广告牌杀死了一个女孩,所以我赶紧赶上刘飞鹏。我突然发现卢玉玉的脸变得很大,对他感到震惊。

刘飞鹏目瞪口呆,只是想问,突然觉得脸色冷了,好像有液体落在上面,手摸着,全是血!
刘飞鹏突然抬起头,看到女鬼骑在他的肩膀上,一张平坦的脸像一块馅饼几乎卡在了他的脸上。在女鬼的眼中,血液流淌,脸上滴着血。
刘飞鹏非常害怕,灵魂飞了起来,尖叫着想要放下女鬼。女鬼的脚被钩在他的脖子上,他无法动弹。看到李晓楠和陆玉宇站不住脚,他赶紧过来:陕西帮忙!
卢玉玉的眉毛:
女幽灵似乎认识你。
女鬼突然说道:
卢玉玉,我希望你和喜欢你的人一起去,但不幸的是你没死!
听到女鬼的声音,刘飞鹏震惊地喊道:
你是苏子兵吗?
女幽灵喊道:
我在寻找梅小罗。我没想到灾难会从天而降。那时,梅小璐根本就不在商店里。李小楠,你想救她,只听我说。
刘飞鹏带着苏子兵走到前面。李小楠跟随陆玉玉,跟着他回到了桥上。
苏子兵说:
梅小罗在桥洞里,但不幸的是你错误地救了卢玉玉。
李小楠急忙放下陆玉玉,冲到桥洞。
这座桥是空的,充满了无法说的寒冷。
刘飞鹏跟着走进桥洞说:
我听说在桥洞的桥上有一座桥。每年都有几个桥梁行人被灵魂占领,梅小路怎能来这里,
李小南惊呆了:
过桥的是什么?
铣削桥梁
有些情侣在网上坠入爱河,学校就在桥的两边。他们俩都喜欢吃桥米粉。每个周末,男孩都必须骑自行车穿过大桥找女孩,并陪她吃桥米粉。
在一个周末的早晨,这名男孩不幸在过桥时发生车祸。女孩们一直等到晚上,担心这起事故,还骑过马桥找男孩。
车子骑在桥上,女孩不小心摔倒,男孩鬼怕她跌倒,当女孩跌倒时,它就在她的身下。
突然看到那个被车撞的男孩的鬼魂,这个女孩吓死了。
虽然死后这两个人在一起,但女孩们受到惊吓,三个灵魂和七个灵魂总是不完整的。这个男孩感到内疚,他从桥上的行人那里追逐灵魂,给了女孩灵魂。
这两个人因为桥和米粉而聚在一起,他们被称为桥。
听到这个,李小楠忍不住说:那么,过桥是不是有几个鬼?你能吃一个人的灵魂来弥补破碎的灵魂吗?
刘飞鹏只是想说话,奇怪的刷牙声突然在桥洞里响起,像雨一样。他惊奇地抬起头,看到一个男人的上墙上有一个白点,他的血腥眼睛盯着他。
刘飞鹏颤抖和尖叫:上面有鬼!
李小南抬起头,男鬼的白点还在摔倒,只是摔在脸上。他用手触摸它,往下看。比赛全是大米。
过桥,原来是米鬼!李小楠的声音刚刚落下,米粒男鬼突然像壁虎一样从山顶爬下来。它充满了血肉之躯,所有这些都充满了白米。
李小楠看到整个身体竖立起来,他瞬间就有了一个鹅疙瘩。他不敢再看了。他和刘飞鹏一起跑出了桥洞。
米粒男子跟着他,看到卢玉玉坐在岸边,突然尖叫着冲向她。
卢玉玉似乎一直害怕和愚蠢,但他站在那里,像一个泥塑。
李晓楠看上去很担心和担心。他只想过去救人。在陆羽玉脚下的水中,他突然爆发出一股水,并从中钻了一个男鬼。他迅速阻止了他在陆玉玉面前。
苏子兵看见水中的男鬼,突然惊呼:兄弟,小心!
卢玉玉突然回来了,从水里惊呆了男鬼,失去了声音:
你是苏子涵吗?苏子涵是苏子兵的弟弟,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把自己投入了河里。
苏子涵点点头,只是想说话,米粒男鬼已经冲了上去,抓住苏子涵的一只手臂,想把苏子带到一边。
苏子涵腾空另一只手抓住那个男人的脖子说:

你为什么要伤害她?米粒男子惊呆了,大声喊道:因为她欺骗了我,这伤害了我!苏子涵听到一个困惑,转身看着陆玉玉说:你知道吗?
卢玉玉的眼泪在他的眼中旋转着,尖叫着:这叫做白云,那个通过这座桥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