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兵过境之军魂永在

阴兵过境之军魂永在

院子里有一个统一的脚步声。我没睡着。我马上起床了。窗外的一队士兵站在寒风中,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他们被血液覆盖,但直立。我轻轻地走到爷爷的房间,只有我祖父的微弱呼吸。由于爷爷身患重病...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厦门威纳通每日提供今日头条,头条新闻,新闻头条最新消息,百度新闻头条新闻,今日财经新闻头条,娱乐新闻头条。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